文化添运娱乐 > 警界 > 文化
愿你陌生如昔,却从未离去
2018-04-08 10:13 | 来源:添运娱乐平台网址 | 作者:任芳芳

 

 
打开公安英烈网,看到那么多那么多和我们并肩战斗过的公安民警,他们曾经坚毅的眼神,他们曾经灿烂的笑容,甚至他们年轻且尚显稚气的脸庞,都定格在了一张张彩色照片上。只要想起这些照片上的他们,都已经不在了,忍不住心如刀割,泪如泉涌!
他们,是谁的儿女?谁的丈夫?谁的妻子?谁的父母?谁的战友?他们会变成谁的眼中永远风不干的泪,谁的心中永远抹不去的痛?
2010年冬天,那次对在黄山“探险”被困的复旦大学生的救援,那个同样也还是个孩子的警察张宁海。他牺牲时,只有23岁。我是在一个朋友写的文章里认识了他,寂静的夜里我的眼泪流了一回又一回。23岁呀,意气风发,满心欢跃,根本还没有体会到,原来“牺牲”这个词离警察那么那么近,近到可能在你每一次出警、每一次救助、每一次抓捕,都有可能与刚刚通过电话的父母妻儿永远分开!
 2017124日,我身边有一名叫做高海祥的交警牺牲了,这是离我距离最近的一次牺牲。他因脑出血突然晕倒在交通安全讲堂上,再没醒来,时年46岁。我们虽然同在一个地市,同是全市一千五百名民警中的一员,但却素不相识。他性格爽朗、爱说爱笑,干工作有点拼命三郎的味道,处理交通肇事逃逸案件很有一套……这些,都是在他牺牲之后一点一滴了解的,我最后对他的熟悉,竟然是缘于诀别。
这些离我们而去的战友,他们不是写在英烈名录里的简单名字,不是统计牺牲时的一个冷冰冰的数字,他们,是有血有肉有家人、是在我们身边谈笑过、并肩战斗过、触手可及过的实实在在的人啊!他们是我们的战友,也许并不相识,但他们的牺牲牵疼的是我们的神经,每一次的离别、倒下、逝去带来的悲伤,我们都感同身受!
在刚刚过去三个月的2018年,又有多少战友倒在了我们的视线里!元旦当天,牺牲在工作岗位的广东派出所民警刘胜先;大年初三,执勤时遇袭牺牲的重庆交巡警杨雪峰;正月十五,办案途中因病牺牲的河南刑警王峰涛……牺牲如此密集,郁积的心情像在泥沼里呼吸一样不畅。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任何推送民警牺牲的公众号消息,我真的不想再通过这种渠道了解任一民警的平生事迹,我真的不想再有民警在自己的岗位上离去……虽然作为警察,我深深明白,这样的期望有多么奢侈!
警察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呵,不管他们是谁的丈夫谁的父亲谁的儿子,穿上这身警服,他们就必须勇敢!在面对艰难险重的任务时,在应对辛苦劳累的重压时,即使有对家人的牵挂和愧疚,即使明知道危险无处不在,也必须在!
这就是战友,不必相识,但一直知道彼此的存在,存在于每一次的抢险救灾中,每一次安保任务中,每一次艰险抓捕中……这份存在,我们真的不希望,用牺牲来诠释。因为他们还存在于美满的家庭中,存在于父母的病榻前,存在于孩子的依赖里……这份存在,更不该被牺牲颠覆!
若时光能够逆流成河,但愿他们就在我不知道的那个生活圈里,做美滋滋地领了老婆红包的那个老公,做给妈妈打电话说工作太忙会晚回家的那个儿子,做下班后会用胡子扎女儿小脸的那个爸爸……我希望,我的战友们,就这样,过着普通而又平凡的生活,与我陌生如昔,却从未离去!
(作者单位:鹤壁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)